原油期货周一收盘大幅下跌,结算价创下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标志着原油正式进入熊市区域。在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背景下,对原油需求放缓的担忧挥之不去。

为了应对与冠状病毒相关的需求担忧,沙特阿拉伯正在敦促欧佩克及其盟友在短期内大幅削减原油产量,但这一消息未能为油价提供支撑。纽约商交所三月交割的西得州中质油期货周一下跌1.45美元,至每桶50.11美元,跌幅2.8%,盘中一度跌至49.91美元。近月合约的价格创下了自2019年1月以来的最低收盘水平。

4e5babc4-2fe2-47a6-8eca-b04b7f835076.jpg

根据Dow Jones Market Data,这一结算价标志着西得州中质油期货进入熊市,较1月6日创下的63.27美元的近期高点下跌了20.8%。

伦敦洲际交易所四月交割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2.17美元,至每桶54.45美元,跌幅3.8%,创下自2018年12月31日以来的最低结算价。这一结算价也标志着这一全球基准合约进入熊市,较去年9月16日创下的69.02美元的近期高点下跌了21%。

23675a6b-afa9-4e18-a404-1cd154643082.jpg

☆中国体量今非昔比!油市面临911袭击以来最突发性需求冲击?

据彭博社援引了解中国能源行业的人士称,受冠状病毒疫情影响,中国的石油需求可能已减少约每天300万桶,约占总消费的20%。

a615ace7-8c9e-4690-9afb-80bcfdb19e89.png

这可能是自2008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石油市场遭受的最严重需求冲击,也是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最突发性的需求冲击。

“对于石油市场而言,这确实是一场黑天鹅事件,”纽约Again Capital LLC的合伙人John Kilduff说。“ 在疫情爆发之前,人们对今年的需求前景充满了希望,但这种希望已被打破。OPEC必须做出反应。如果没有进一步的减产,只会有更多的价格损失。”

在2016年超过美国之后,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因此其需求端的任何变化都会对全球能源市场产生巨大影响。目前,中国每天消耗约1400万桶原油,相当于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日本和韩国的总和。

4e6a8c29-eb3a-4904-b2be-70642a1f6788.jpg

事实上,在疫情爆发后,几乎每种主要大宗商品的贸易都面临风险:石油需求暴跌了20%,炼油厂正在降低开工率,液化天然气买家正在拒绝交易,煤矿保持关闭,铜冶炼厂正在考虑减产,而农产品货轮滞留港口。

中国大宗商品进口量占全球比重与03年SARS时已今非昔比:

fcb381dc-1325-464c-9aae-18beb6054a90.jpg

这对世界各地的大宗商品流通造成了严重破坏,拉美对华原油出口停止,西非对华原油出口也低于正常水平。船舶在澳大利亚会被隔离,印度尼西亚计划停止从中国进口食品。英美公司和力拓集团等矿业企业已限制旅行。

从伦敦的铜到吉隆坡的棕榈油,世界各地的大宗商品大受打击。金属、能源和农产品期货均受重创,铁矿石、原油、铜和棕榈油合约均在开盘后数秒跌停。随着股市开盘,大宗商品生产商的股票也下跌。

b7df28d1-cfdd-402e-9142-9070f1e721ce.jpg

☆欧佩克讨论召开紧急会议!伊朗呼吁产油国采取行动

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代表们表示,该组织及其盟友正在讨论召开紧急会议,以应对中国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他们说,代表们将在周二和周三召开的联合技术委员会会议上见面,评估疫情对石油需求的影响。

上述官员们称,此举可能会通过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其他几个国家举行部长级联合监察会议,或通过该联盟23个成员国的会议,而采取集体行动。

欧佩克官员称,一种方案是,欧佩克的主要成员国沙特阿拉伯将牵头与其余成员国共同减产50万桶/日,直到这场危机结束。正在考虑的另一个方案将是沙特临时减产100万桶/天,以提振石油市场。

此外,据伊朗国家通讯社(IRNA)报导,伊朗石油部长尚甘尼周一表示,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散已经打击石油需求,并呼吁采取行动稳定油价。

尚甘尼并表示,如果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其他成员国同意减产,伊朗将同意提前召开OPEC会议。OPEC及其盟友(OPEC+)正考虑在2月而非3月召开会议。“油市正面临压力,油价跌破每桶60美元,必须采取种种努力加以平衡,”尚甘尼称。

到目前为止,中国是OPEC+原油出口的最大市场,波斯湾的大型生产国尤其脆弱。彭博社整理的油轮跟踪数据显示,去年该地区所有船运中有近四分之一运往中国。再加上其他三大亚洲买家——印度、日本和韩国,份额将进一步上升到三分之二。

95995b8a-63d3-4aa8-bca2-e4c475f07e10.jpg

☆疫情黑天鹅冲击下 做空石油交易激增

随着疫情利空导致油价持续暴跌,做空石油的交易也正在激增,对冲基金押注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限制出行,将威胁全球对燃料油和其他油品的需求。

上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28日的一周,对冲基金做空WTI原油的头寸增加了52%,为2018年8月以来最大增幅。对疫情的恐慌推动油价在1月下跌了16%,成为近三十年来最糟糕的开年表现。

5e7fb3c3-9b82-44a1-b6c3-255bc3a8841d.jpg

“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市场就预测未来需求疲软,现在市场还要面对潜在的黑天鹅事件,”Path Trading Partners的市场策略师Bob Iaccino称。“一些低点会告破,如果不能在那些水平企稳,我们可能会看到WTI油价一路跌至47.75美元。”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上周五发布的数据显示,货币基金经理持有的WTI净多头头寸骤降24%至175700份合约。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周一下调了从原油、铜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的价格预期。包括埃德·莫尔斯(Ed Morse)在内的花旗分析师在报告中指出,油价遭到了最大幅度的下调。

该行将第一季度布伦特原油价格预期从每桶69美元下调至每桶54美元。对未来两个季度的预测下调是基于疫情的影响将比此前预期的更长、更深。花旗认为,全球原油基准价格可能跌至每桶47美元,这将是两年半以来的最低水平。花旗将第二季度原油价格预期从每桶68美元下调至50美元,并将第三季度的预期从63美元下调至53美元。该行将第四季度预测从每桶57美元上调至58美元。

☆今日迎春节后首次成品油调价窗口 机构测算料大概率下调

今日(4日)24时,农历鼠年春节后首次成品油调价窗口将开启。机构指出,本轮计价周期内,国际油价呈现下跌行情,节前原油变化率维持在负值低位。本次成品油价格大概率将大幅下调。

金联创原油分析师奚佳蕊介绍,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国际油价开始对中国的疫情做出反应。与当日的收盘价相比,截至1月31日WTI、Brent已经分别下跌了7.25%和6.25%。奚佳蕊称,这是原油历史上首个因为中国的疫情而在价格上做出反应的特例,标志着中国这个原油需求大国在国际市场上的影响力越来越高。

1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宣布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至2月2日(农历正月初九,星期日),2月3日(星期一)起正常上班。受此影响,原本应于2月1日24时打开的国内成品油调价窗口也顺延至了2月4日24时。

卓创资讯预测,届时成品油价将下调350元/吨左右。金联创预计将下调约330元/吨。而无论是下调330元/吨还是350元/吨,都将是2019年下半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资料显示,本轮调价为2020年国内成品油第二次调价,首次调价在1月14日。1月14日,据发改委消息,国内汽、柴油价格不作调整。若今日(4日)下调兑现,国内成品油价格将实现2020年首次下调。

对于下一轮调价以及未来国际油价走势,分析机构认为与疫情防控进展密切相关。卓创资讯分析师高丽表示,下月来看,油价回暖概率较大,但时间和力度将取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防控进度。若市场需求回暖力度不足,国际油价筑底甚至前期再度探低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中宇资讯指出,柴油需求整体疲软,而普通民众出行减少对汽油消费的影响自是不必多言,整体看,成品油消费并不乐观,社会库存有所增长。不过随着多数炼厂调整开工负荷减少产出,汽、柴油价格继续下探的空间收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