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周三小幅上涨,反弹至每桶58美元上方,录得一年多来最长时间的上涨,地缘政治和OPEC 加码减产的预期共同推升油价走高,但新冠肺炎疫情造成越来越大经济影响,令油价涨幅受限。

欧盘时段,布伦特原油期货涨0.37美元至每桶58.12美元;美国原油期货涨0.38美元至每桶52.67美元。

据外媒报道,美国财政部当地时间2月18日发表声明,宣布制裁俄罗斯最大石油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下属石油贸易公司Rosneft Trading S.A.。

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在瑞士注册,负责俄罗斯石油公司的海外项目,包括运输、销售等。声明称该公司帮助委内瑞拉运输及销售原油。

美国的制裁将进一步打击委内瑞拉的石油贸易。Price Futures Group高级市场分析师Phil Flynn称,“制裁将支撑原油价格,俄罗斯最终不会在能源贸易中站错队。”

不过,鉴于委内瑞拉产量已无足轻重,这轮制裁对原油供应的长期影响甚微。

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杰弗里·哈雷(Jeffrey Halley)表示:“制裁只会提供暂时的喘息之机,不会从结构上改变市场的供应过剩。”他说:“我们看到了调整后反弹的最佳表现。说到底,世界上的石油还是太多了。

在利比亚,效忠东部军事指挥官Khalifa Haftar的武装分子炮轰了的黎波里的港口,迫使船只停运,导致停火谈判暂停。自1月18日以来,由于港口和油田被封锁,利比亚的石油产量大幅下降,这支撑了油价。

任何对全球供应的中断,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疫情对需求的破坏,就像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推出刺激计划以缓冲冲击一样。

AxiCorp亚太市场策略师斯蒂芬·英尼斯(Stephen Innes)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俄罗斯石油公司受制裁的子公司一直是“委内瑞拉货物出口的主要渠道,这些货物主要运往印度和中国的炼油厂。”“切断这条亚洲供应渠道将为油价提供一些支撑。”

疫情方面,在为防控而实施严格的封城和出行限制后,中国正在艰难地试图让制造企业复工。官方数据显示,2月18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新增病例连续第二天下降。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赛此前表示,中国提供的最新冠状病毒感染者数据显示,新增病例有所减少。 他并称,“必须非常谨慎地解读这个趋势。日本1月出口连续第14个月下滑,进一步表明疫情的影响在扩大。

油价自一周多前触及今年低位以来已上涨约8%,但若油价再度大跌,可能促使OPEC及其盟友进一步减产。

包括国际能源署(IEA)在内的预测机构已经因新冠疫情下调了2020年的石油需求预估。IEA上周表示,第一季度石油需求可能较上年同期减少43.5万桶/日。

OPEC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产油国一直在考虑进一步减产以支撑油价。这个被称为“OPEC ”的组织已经达成协议,在3月底之前减产170万桶/日。

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Pavel Sorokin周二表示,OPEC及其盟友组成的OPEC 产油国的能源部长将按最初计划于3月6日在维也纳举行下一次会议。会上将考虑一个顾问小组提出的再减产60万桶/日的建议。

OPEC一直试图说服俄罗斯进一步减产。莫斯科曾表示,将在未来几天公开其立场。

“市场又出现了避险情绪,”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Carsten Fritsch表示,“OPEC 还没有表现出通过进一步减产来应对与疫情相关的需求下滑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