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路透社报道,一部分投资者当前开始押注,由美国总统大选所引发的一波汇市震荡,或许将是协助美元摆脱连续数月跌势的救星。

美元已由3月高点下跌超过9%,目前仍处于16个月低点附近,受美债收益率下滑及市场预期美国经济增速相对较弱的心理拖累。

然而,历史数据显示,美元往往会在美国总统大选前后走强。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的G10外汇及利率策略分析师Ben Randol指出,自1980年以来,在9月初到12月初的这段期间,美元指数上涨的比例为70%,平均涨幅2.5%。

今年的情况甚至可能更具爆发性,投资者预期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有可能存在悬念或遭到挑战,或许会促使市场交易人士出脱风险较高资产,转入美元等避险资产。

旧金山外汇顾问公司Klarity FX的执行董事Amo Sahota表示,“大选难分胜负、结果胶着很可能让人紧张。这对美元利好。”

如果美元急剧上涨迫使看跌的投资人平仓并买回美元,也就是所谓的轧空,空仓的庞大规模最终反而可能助推美元上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美元净空仓达到326.7亿美元,接近10年来的最高位。

“选战差距缩小和历史性的季节性趋势都引发更多不确定性,可能造成拥挤的仓位减少。但这是轧空,不是逆转,”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分析师最近在报告中写道。

对于具体货币对的选择,纽约Record Currency Management的宏观策略主管John Floyd押注美元兑加元料上涨,部分因为大选相关的波动性促使投资人买入避险资产。

BoFA Global Research的Randol则表示,根据该行的模型计算,美元被低估约4%。计算依据了利率差异和贸易条件等因素。该行最近建议买入美元,卖出瑞典克朗和加元。

☆中长期风险

当然,美元中长期前景仍不被一些业内人士看好。对寻求收益的投资人来说,美国利率将维持在纪录低位附近的预期,已打压美元的吸引力。其他人则认为,欧洲和亚洲对新冠病毒危机的应对更有条理,这样的看法将让投资人规避美元资产。

例如,牛津经济研究院分析师就表示,美元因波动性驱动的任何上涨都可能是暂时的,预计美元将连续多年下跌。

Millennium Global Investments共同投资长Richard Benson作空美元兑欧元,并押注美元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贬值。

不过他表示,如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民调中丧失对特朗普的领先优势,美元这样的走势可能会中断。Benson表示,特朗普不太可能进行财政扩张,更有可能令市场动荡,对美元来说,特朗普胜选是更为偏多的结果。他说,“如果拜登在辩论中搞砸了,或者如果出现了灾难性的拜登时刻,那将引起美元短期应声升值,市场走势将会震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