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周美元跑赢欧元和日元,但标准银行预计收益率曲线最终将削弱美元的强势。

标准银行外汇研究主管Steven Barrow表示,美联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都处于宽松政策的边缘,但只有美联储有“大幅”降息的余地。这意味着美国国债相对于其他国家的收益率曲线更为陡峭,这一现象在历史上往往伴随着美元的疲软。Barrow表示:

“收益率曲线的分化很不寻常。通常情况下,当中央银行放松或收紧政策时,收益率曲线不会有太大的背离。但现在欧元区和日本利率下行空间有限,表明收益率曲线将分化,进而导致汇率走势的背离”。

Barrow所举的历史例子包括金融危机爆发前、2012年中期至2014年中期、以及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时期,当时与美国收益率曲线相对陡峭相伴而生的是美元走软。

随着交易员加大对美联储降息的押注。2至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在上个月扩大至约31个基点,为年内最高水平。上周强于预期的美国就业数据令其收窄至16个基点。但仍然比3月份达到的2019年低点高出大约6个基点。德国国债收益率差从今年的峰值水平收窄50个基点至37;日本国债收益率差收窄14个基点至4。

当然,通过收益率曲线来预测汇率走势绝非易事。更陡峭的曲线可能表明货币的更高回报,从而使其更具吸引力。美元兑欧元汇率上涨 1.5%,兑日元本月上涨近1%。标准银行预测,欧元兑美元汇率将从现在的1.12美元升至1.15美元,美元兑日元将从目前的109跌至98。

曲线的背离反映出每个中央银行可用的政策工具。Barrow表示,虽然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可以通过购买更多债券来扩大量化宽松计划,但这些政策对其货币的影响与降息幅度不匹配。此外,围绕美联储降息的政治压力也可能削弱央行的抗通胀信誉,进而削弱美元。Barrow表示:

“我不相信美联储在这一点上有充分理由放松货币政策,但它似乎有意这样做,7月份的降息似乎仍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