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路透援引三位了解计划磋商的消息人士周一表示,德国正考虑建立多个能够承担新债务的独立公共机构,在不违反严格的国家支出规定的情况下,对疲弱的经济进行投资。

消息人士表示,这些新投资机构的创立将使得德国可以利用处于纪录低位的借贷成本,在超出宪法规定上限的情况下,增加基础建设与气候保护方面的支出。

德国的债务限制规定允许联邦预算赤字最高可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35%,相当于每年约120亿欧元(133亿美元),不过一旦将增长率这类因素后列入计算后,德国明年可增加的新债规模仅有50亿。

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目前正徘徊于衰退边缘,根据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 Bankengruppe)估计,全国城市与乡镇受到压抑的公共投资需求规模达1380亿欧元。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表示,根据政府官员正在考虑的“影子预算”,这个公共投资机构的新举债,不会被计入联邦预算。

他们的举债上限反而是依据欧盟稳定暨成长协定规定来管理,这让德国有空间增加支出,而又不需要由议会三分之二多数同意来改变其本身的债务规定。

“挪威拥有石油,德国则有其信誉。这就像是一种国家资源。”一名高级官员告诉路透,指出对德国债券的需求殷切,使得收益率已转负,即便长期债券亦然。“如能明智地管理,一个独立的公共投资机构甚至能藉着新举债来赚钱。”该名官员说。

德国财政部和联邦经济与能源部的发言人不予置评。

分析师称,在当前德国政治格局分裂的情况下,调整国家债务上限的提议将很难在国会两院获得三分之二多数的支持。